(1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昔日楚瘸子,今夕楚天王!

阮踏云带来了一个军团。

距离上一次兵团级规模的交战,仅仅时隔一个小时。

而南国再度施压,国主黎朝渊亲自下令,让阮踏云亲自率部出击。

阮踏云率领一个军团,整整十万精锐,皆是武者军团,兵临虎牢关下。

楚岚坐在轮椅上,看着黑压压的南国大军,淡然道:“阮将军,好久不见!”

“楚二爷,宁北在哪?”

阮踏云手持黑色长枪,枪指楚岚质问道。

结果虎牢关内,北凉军第一军团,所有精锐将士虎目泛起铁血杀气,暴怒道:“直呼军主名讳者,死!”

“死!”

宁北之名,在漠北便是禁忌。

直呼其名,皆须一死!

北凉所属的人,视军主宁北王为信仰。

不敬者,都要迎接凉刀的刀锋。

大战随时随刻都会爆发!

阮踏云持长枪,深知士气的重要性,此刻绝对不能势弱,逼问道:“宁北在哪?”

连续逼问宁北在哪!

无形中坐实了一件事。

北境八雄,如南国起兵犯境,就是为了宁北泰山加封一事。

对此,楚岚淡笑如风,并没回答问题,轻声道:“退出边境,留尔全尸!”

平平淡淡八个字,便是北凉的态度。

境外异国起兵犯我华夏!

兵部聂谦已经通令各部,只要敢越境,那边迎战。

兵部主战!

军部主杀!

态度非常明显,北凉军素来强势喜战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