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你让我砍一刀!

全场寂静无声。

乔东难以置信:“这么难修?”

“不然你以为呢,修了八技,你会敬大哥如敬神!”陈长生瞥了他一眼。

不修封王八技,永远不知道宁北有多恐怖!

乔疯子他们几个,见都没见过封王八技的威力。

楚岚坐在轮椅上,轻叹:“那你比我强,我掌握第二技,只能发挥一成半的威力。”

“我只能发挥一成威力!”

秋雨亭有些怂,也没嫌丢人。

封王八技,是真的难修!

辛落尘都暗暗心惊:“你们修八技,已经好几年了吧?”

“即将满三年!”

陈长生一声轻叹。

唯独楚岚轻声说:“据闻小憨憨,能把第五技,打出七成威力!”

“不然呢,你以为大哥,为啥那么偏爱他,小憨憨这几年在华南作死作成那样,换成别的指挥使,都够镇抚司处决他百十次了!”

秋雨亭语气风轻云淡。

可是谁都能感受到,小憨憨当年在北境,是个什么样的家伙。

这种祸害,扔到镇抚司麾下为指挥使,这几年把皇甫无双给坑的流鼻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