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京都四方,尽悬凉刀

宁北布衣一尘不染,站在参天大树的树冠上,脚尖轻踩地面。

他的到来,惊到了不少人!

全场数百人,齐刷刷看了过去。

对这位白衣少年,颇为好奇。

宁果果露出洁白牙齿,咯咯笑道:“哥哥!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高烈阳在京都应天司,以他战将级的实力,充其量不过是无名小卒罢了。

京都二十四司的少卿,想要面见宁北都难!

更别提高烈阳这种小角色,想要接触宁北,还不够格!

通俗点说,想要见宁北王,战神级以下的外人,连这份资格都没有。

宁北浅笑,薄唇微动:“十年北塞外声,八千里云路风霜;独坐凉山巅,问天下何人敢称王!”

这段话出自何处。

出自何人?

京都二十四司的人,恐怕都清楚。

这句话出自漠北凉山,更是出自那位布衣之口。

如同是宁北霸气的在问,在他面前,放眼华夏山河万里江山,何人敢称王?

何人敢在北凉王面前称王!

无人敢!

封王级武者,宁北便是一座无法逾越的丰碑。

以封王级的实力,宁北逆伐准绝巅。

明悟绝巅武道的人,宁北杀了一批又一批。

一代北凉王的威名,是杀出来!

是用境外八国,百万尸骨铸就的!

此刻。

高烈阳脸色惨白,当场单膝下跪,惶恐行礼:“应天司高烈阳,参见我华夏北王!”

“汴京组全体成员,参见北王!”

汴京组萧远山走出,率部数百人,全部行礼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