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蚍蜉撼树,不自量力

但是在宁北面前,宁昊重点介绍青州组的不凡之处,实际上有些幼稚了!

青州组而已,这位宁北王可没放在眼中!

只要宁北一句话,就能将他青州组从上到下所有成员,集体给裁撤个干干净净。

连中原战刀张中原,位居指挥使之位,都不敢在宁北面前放肆,一个青州总组,也就不算什么了!

此刻面对倨傲的宁昊,宁北轻笑:“十三年没见,你我都成长了很多!”

“当然都成长了很多,四年前我是这座汴京城年轻一代,最先进入武者级的,仅用一年时间,就从武者晋级战士级,被青州总组破格招收。”

宁昊语中的狂傲,是自身有资格炫耀。

他却不知道,宁北感叹他们都成长了,实则自己的成长更为恐怖。

宁北王的成长记录,才是一个又一个的传奇。

宁昊想从宁北眼中,看到震惊之色,结果发现眼前的同代人,却依旧那般恬静从容。

他低沉说:“我给你一分钟时间,留下你的遗言。”

宁北拒绝了这份好意,宁昊自身过于轻狂,真觉得他的实力可以纵横汴京啊。

天下还没几个人敢让他宁北王留下遗言,仅凭宁昊还不够格。

宁昊本就是携带盛怒而来,父亲宁沧海的仇,必须亲手来报,所以他必杀宁北。

下一刻,他出手了。

宁昊挺拔身躯,释放一股压迫杀气,能在青州总组熬过三年,再笨的庸才也会成长起来。

很显然,宁昊也不例外,拳出如龙,势如疾风,一拳悍然杀到眼前。

在他拳头抵达宁北胸口处,出现密集的脆响,不多不少,正好九声明劲叠加的脆响。

九重明劲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