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皇甫无双寻常时候,基本上不佩戴战刀。

对于袁天奉的战刀,皇甫无双看都不看一眼,竟然有几分嫌弃。

他仰头看向矮山,宁北孤坐山巅。

“哥,北王刀借我玩一哈,我都三年没摸过它了!”皇甫无双灿烂一笑,星眸透着几分希冀。

在宁北面前,这位孤坐殿堂,高高在上的镇抚使皇甫无双,像极了一个小弟弟。

他的这一面,只会出现在宁北面前。

袁天奉可是心里门清,要是借此小觑皇甫无双,保准到时候让你哭都没地方哭。

这可是执掌京都卫戍七万精锐的狠人。

哪是什么善茬啊!

在皇甫无双话语落下,所有武者包括小林等汴京组成员,不由看向山巅。

一位白衣少年,独山巅,无人能与其并肩而坐。

小林脸色惊喜,抱拳:“汴京组成员,参见北王!”

“北王大人?”

那七八名武者,包括光头男子,目光涌向绝望。

这可是北境的宁北王啊!

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这等大人物,本该坐镇北境的啊,怎么会出现在汴山。

一尊北凉王,一尊镇抚使。

名满华夏的两尊大人物,都可位列殿堂,高高在上,今日竟然同时出现在这里。

那名战士级武者,面如土灰,知道难逃一死。

或者说,今天在场武者,无一人可活。

宁北故作山巅,薄唇微动:“身为武者,不服管教,挑战汴京组权威,死罪!”

“攻击汴京组成员,死罪!”

“犯我华夏铁律者,皆须一死,杀无赦!”

宁北豁然起身,锐目爆发精光,迎着猎猎疾风,烫金麒麟袍舞动,单薄身躯却有伟岸之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