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燕小憨回来了!

他眼睛贼溜溜乱转,嘟囔着:“咋有绝巅武者的气息,谁打上门了?”

小憨憨贼兮兮靠近明堂的位置。

结果,他一眼就看到张中原,拎着两个大麻袋。

那不就是他的零食嘛!

还有任天涯,一掌将一个麻袋轰的炸裂,里面的东西全部都碎了。

燕归来当场就急了,破口大骂:“老耗子,你干啥呢,不准偷吃我的零食!”

小憨憨当场就急眼了,嗷嗷叫的冲上来。

正在运功吸收灵力,准备突破的任天涯,看见这个活祖宗拎着鸡腿冲上来,差点运岔了气。

他板着脸瓮声道:“退下,不可靠近为师!”

“我去你二大爷的!”

燕归来一拳轰向任天涯的脑门。

嘭!

任天涯眼冒金星,左眼成了熊猫眼,一拳被小憨给干懵了。

这一幕让所有人微微愣住。

境外两名绝巅一脸狐疑,心知今晚就他们二人闯入宁家,也没其他队友啊!

这个憨皮队友是什么野路子?

他是打哪蹦出来的二货啊!

任天涯回过神来,气急败坏道:“你个欺师灭祖的混账玩意,竟然敢打为师?”

“谁让你偷吃我零食的!”

燕归来理直气壮的把任天涯给打了。

任天涯气得浑身直哆嗦。

他把阴九字都传给小憨了,吃了几株不入流的半灵药咋了?

任天涯算是看明白了,这个小混蛋就是个铁憨憨!

除了他哥宁北的话,别人说的话,半个字都不听!

最终任天涯,还是没舍得震伤小憨憨。

否则以任天涯的修为,已经逐渐恢复全盛巅峰期,仅凭绝巅气势在小憨靠近那一刻,就能将其反伤震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