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蓝小草轻吐浊气,抬头洒脱轻笑又说:“去年七月,也是今天,武考最后一天,应家蛮横插手武考,说他出手太重,就地取消他的考核成绩,然后失去考生身份的庇护,应家人连夜废了他!”

“所以今年的武考,我又赌了一把,赌清荷姐你和果果妹妹的身份,赌你们两人身后的那位少年大人,身份惊人,能压得住应家!”

“所以我就废了应嘉嘉!”

“如今看来我赌对了,外面的白衣少年大人,拦住了应家人,否则现在我怕是已经被取消成绩,被驱逐出考场了!”

“然后失去考生身份,今夜就会落得和去年那位考生一样的结局,要么被应家人废掉,要么杀了我!”

……

蓝小草这个话痨,以平静的语气,轻松的心情,说出了他的一场豪赌。

苏清荷不忍说:“你赌输了的话,下场会很惨。”

“我知道,可我必须要这么做,我得替我哥报仇!”

蓝小草攥紧拳头,嘶哑说着。

苏清荷震惊说:“去年被应家废了的武者,是你的哥哥?”

这个问题,换来蓝小草轻轻点头。

就在外面,宁北注视着笔记本,听到了这一切。

单信他们低着头,大气不敢喘。

慕容华几人知道,事情要大条了!

宁北薄唇微动,询问道:“他说的,都是真的吗?”

“去年武考,我和中原前往京都镇抚司开会,不在省城,主持武考的人是江总督。”

御史慕容华转身把锅甩飞了。

不过的确是这样的。

总督江白鹤脸都绿了,弯腰说:“这件事很复杂,关于蓝小草说的事情,我也是才知道,有考生被……”

“混账!”

宁北豁然起身,白衣猎猎舞动,释放一股骇人的杀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