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独镇京都的吕道尘,有着他的魄力和能力。

吕相并非贪恋权势之人。

到了他这般年纪。

最怕的事情,是后继无人啊!

而今显然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。

单单是北凉那边,人人如龙,北凉十大狠人,皆是不弱于吕相他们年轻时期。

更别提各大军主级人物。

如宁北他们几人,更为惊艳。

此刻,从岭南赶回来的燕归来,手里面拎着一个黑色塑料岛,有些怂怂的,眼神中还有些委屈。

这幅样子让宁北皱眉:“小憨,谁欺负你了?”

“不应该啊,在岭南这一亩三分地,谁敢欺负你北凉的人!”

吕道尘一脸纳闷。

连他堂堂吕相,都不敢欺负北凉军的人。

谁胆子这么大,敢欺负小憨憨!

燕归来瓮声说:“哥,没人欺负我,呐,你让我取来的东西。”

“是黑木太汗的人头吗?交给我吧,我稍后让人转交送回给黑木国。”

吕道尘伸手接过黑色塑料袋。

燕归来麻溜把东西交过去,仿佛东西离开他的手,就和他没关系了。

吕道尘拎着塑料袋,感觉分量不对劲啊!

他打开塑料岛一看,一张老脸都绿了,气得暴跳如雷,怒喝:“小憨憨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哪知道啊!”

燕归来掉头就跑。

这是明显害怕挨揍啊!

宁北有些诧异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