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这恐怖的力量,真让人绝望!

在战刀破碎后,巨大力量形成威压,陈长生半截身子,被一掌拍入泥土中。

一代长生王,被拍的脑壳都有点懵哔!

宁北一掌过后,负手而立。

楚岚他们眼皮微跳,一个个都不吭声了。

宁北淡笑:“我赢了,听我的!”

“北王刀借我玩两天!”陈长生扔掉光秃秃的刀柄,丝毫不心疼自己的战刀。

因为这不是宁北打碎的第一把刀。

陈长生仔细算算,从宁北十一岁起,被他打碎的战刀,都快有二十把了!

宁北解下北王刀扔给他,牵着单香香冰凉柔荑来到一旁,让她和多年未见的哥哥单信许久。

唯有铁憨憨燕归来,缠着西陵侯郭白枫,叫嚷着:“老阴批,看我说的对不对,陈大头挨揍了不!”

郭白枫嘴角轻抽,在挨揍这件事上,他的确不如燕归来看得准!

不是心智如妖的郭白枫,不如燕归来的独到眼光。

而是燕归来这个铁憨憨,那可是实打实,挨打挨出的经验。

现在,燕归来缠着郭白枫,要他打赌赢来的五毛钱。

郭白枫一脸无奈,他身上去哪给这个小憨憨找五毛钱去啊。

陈长生走来,面无表情:“小憨憨,你的霸刀修炼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打你十个不成问题!”

燕归来说完就后悔了,回头看向陈长生,脸都绿了。

典型的说话没经过大脑。

陈长生眼皮微抬:“那燕指挥使,就让我陈大头来看看你的霸刀,有多厉害吧!”

“我不!”

燕归来一看要挨揍了,掉头就跑,躲在宁北身后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