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作者:宁北苏清荷

书架上,秘卷足足有数百个,全都是北凉绝密信息。

她轻声说:“下三品战神,不足为虑,可有封王级人物藏于汴京?”

“没有!”暗中恭敬声音回答。

白裙女孩负手而立,樱唇微动:“黑剑会安分守己便无需去理会,若有异动,便灭了吧!”

“传句话给黎朝渊,摆清自己的位置,蝼蚁焉敢于皓月争辉,一个月内,南国若敢异动,黎氏一族,便满门不留!”

“另外,汴京七豪门,苏家苏清荷,唐家唐雨馨!”

“江东左家,长女左玲珑!”

“岭南陈家,陈语嫣!”

“北原门阀,战神北原岚的女儿北原璐璐!”

“当初向宁家提亲的女孩,全部建立密档,送呈我面前!”

……

白裙女孩轻声说着,白腻小手轻轻擦拭着书房一副古画。

画长两米有余,赫然是手工所绘,画中白衣少年,刚满十七岁,站在一座奇峰之巅。

这座山正是凉山,白衣少年郎正是宁北。

正是十七岁封王那一天,被白裙女孩亲手所画,记录下来。

她就是单香香。

“真后悔答应叶老头留在凉山,有些想去汴京看看呐。”

叶凡对着画中少年,轻声说着。

她轻撩耳垂凌乱青丝,琼鼻微皱,娇憨说:“真是个磨人的小弟弟,人走才几天,就又跑回来,好不容易静下的心,又乱了!”

单香香轻轻擦拭画卷,眸中流露出的柔情,难以掩盖。

先前楚岚和秋白衣的直觉,没有出错。

他们老师选中的人,怎么可能是普通女孩,况且还对她下了杀令。

换做普通人,当年的老军主,完全没必要亲自下达杀令,该怎么处理单香香,以陈长生他们的能力,根本不需要过多嘱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