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游戏竞技>> 柯学验尸官 >> 第655章 被迫营业

第655章 被迫营业(1 / 2)

作者:河流之汪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biquge775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感化库拉索?

一个女杀手是说感化就能感化的?

其实贝尔摩德还是不太赞同,这个一看就很天真的想法。

但...

“小兰...”

她的眼睛就像是一汪春水。

澄澈得能映出人影。

贝尔摩德实在不忍破坏这抹纯净。

于是她只好无奈、且宠溺地叹道:

“既然你认为库拉索是可以被感化的,那就去试试吧,”

“不过...”

贝尔摩德到底还保留着理智。

她愿意守护“孩子们”的天真。

但她可不能跟着一起天真。

“我只给你们一天时间。”

“只有一天?”

“这是不是太短了?”

“不短了。”贝尔摩德在这一点上并不退让:“现在是我们对抗组织的关键时刻,我们没有时间和库拉索慢慢耗了。”

“组织的干部都经过‘忠诚训练’。”

“如果库拉索无意投诚,那她的态度就算熬上半年都不会有所改变。”

“而如果库拉索真有可能被感化的话...”

“一天时间就够了。”

贝尔摩德深有体会地感叹道。

当初毛利小姐只用了一个眼神的功夫,就把她给彻底“俘获”了。

但为了遇上这位天使小姐...

她已经在黑暗里默默等待了20年。

库拉索,这个在组织里同样以狠辣、无情而闻名的女杀手,是否也会和她一样身处黑暗,内心却向往光明?

“希望是这样吧...”

贝尔摩德愿意给她这么一个机会。

“但这机会只能有一次。”

“你们的时间只有一天。”

“今天过后,如果库拉索通不过我的‘考验’...”

“那你们就彻底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“考验?”毛利兰有些在意:“这个‘考验’是指...”

“当然是指对她最终态度的考验。”

“不然我们怎么确认库拉索是真的愿意背叛组织,还是在我们面前虚与委蛇?”

“只有通过考验,我们才能对她放心。”

“如果她通不过考验,那...”

“就像你们几个,之前考验我的时候一样。”

贝尔摩德拿自己举了例子。

林新一当时策反她的时候,可是特意扮成琴酒,在她面前演了一场大戏。

“如果我当时没有通过考验。”

“恐怕你们也不会对我太过友好吧?”

说着,贝尔摩德有些幽怨地瞥来一眼。

“哈哈...”林新一尴尬地笑了笑。

而大家也都默默认可她提出的条件:

一天时间,感化库拉索。

这...

“这要怎么做啊?”

柯南有些头大:

感化这个词...

太主观,太感性,太不讲逻辑了。

这根本不是他这个名侦探擅长的领域。

而灰原哀、林新一、阿笠博士这一众理科死宅,同样解决不了这么“玄学”的问题。

总不能学宫野明美的招式。

让坏人多“思迈鲁”、“思迈鲁”吧?

于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现场唯一一个,在此领域屡有建树的高手:

“毛利小姐\小兰...”

“你之前都是怎么做到的?”

毛利兰:“......”

“我...我...”

我也不知道啊。

她只需要眨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。

那些凶手就会自己跪在BGM里痛哭流涕了。

根本没有招式。

全靠一颗真心。

“对,真心...”

毛利兰眼前一亮:

“我们只要用一颗真心,去温暖库拉索小姐就好了。”

听着像是正确的废话。

但在场众人,尤其是贝尔摩德,却都被她眼里的光亮...闪到了。

他们都不自觉地认真倾听毛利兰的想法:

“我觉得...”

“库拉索小姐现在会变得这么温柔,或许不是因为失忆改变了她的性格。”

“或许她本来就是这么温柔、善良,本来就向往着温暖,向往着光明。”

“所以在失去了那份黑暗记忆的束缚之后...”

“她才终于显露出了真正的自己。”

说着,毛利兰不由暖暖地向库拉索望去:

库拉索这时还在跟孩子们嬉戏。

看她带着温柔的微笑,耐心地和三个小学生一起聊天的画面...真的很难让人想象,她会是一个来自黑暗世界的杀手。

“她的笑不是假的。”

毛利兰语气渐渐坚定:

“库拉索小姐喜欢现在的。”

“所以...我们没必要做什么特别的事。”

“只需要像那些孩子一样,用真心跟她相处就行了。”

“嗯...”大家都默默点了点头。

他们都好像懂了什么。

但又好像没懂。

像那些孩子一样,用真心跟库拉索相处...这具体该怎么相处??

“等等...”

“像那些孩子一样?”

贝尔摩德抓住了重点:

库拉索...好像特别喜欢小孩子?

或许...一个可爱的孩子,可以成为她的“天使”?

一阵沉默过后。

贝尔摩德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柯南。

“......”

算了,这孩子肯定不行。

容易把人腻死。

“小哀?”

贝尔摩德又将目光投向灰原哀:

“你...试着笑一笑?”

“嗯?”灰原哀仍旧习惯性地保持着冷脸。

不仅没笑,反而还飒气十足地挑了挑眉:
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贝尔摩德。”

“但我不是什么幼稚的小鬼。”

“装可爱?”

“抱歉,我不会。”

“是吗?”贝尔摩德微微一笑。

然后又不由分说地把灰原小小姐从地上抱了起来。

“放、放开我...魂淡!”

灰原哀的小短腿在半空疯狂扑腾。

就像被揪着耳朵拎到半空的兔子。

但她又很安静下来。

因为贝尔摩德把她抱离地面之后,就很快丢进了林新一怀里:

“新一,亲她一口。”

“哈?”林新一老脸一红:“这、这怎么能行...”

“有什么不行的?”

“就亲一下脸而已。”

贝尔摩德眉头一挑:

“反正你们都...当过大人了。”

“那能一样吗!”

当大人的是宫野志保。

林新一可没对灰原哀做过任何出格的举动。

“但她对你做过啊。”

贝尔摩德双手抱胸,很不客气地当众揭发道:

“据我所知:”

“她可经常趁着你睡着的时候...”

“住、住口!”

灰原哀小脸烫得发烧。

就连耳垂都染上了一抹诱人的粉红。

虽然这事让她十分窘迫。

可是被林新一暖暖地抱在怀里,又被猛地提起那些让人羞耻的小秘密...灰原哀那始终僵硬着的嘴角,这时也不自觉地勾起一抹弧度。

“我...我才没有...”

高岭之花的冷傲。

瞬间变成了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