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武侠修真>> 香祖 >> 第620章 冥界一隅

第620章 冥界一隅(1 / 2)

作者:不问苍生问鬼神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biquge775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左忠良即刻带上自己部属潜入幽冥。

他已找到此前探查所得的落魄原,悄然摸向其中一处魔道聚集的地点。

四周天空是阴暗的,大地也一片苍茫,阴风呼号间,众人疾行,似幽灵鬼魅般漂浮于大地之上。

此方地界的法则趋近于梦界,不多时,就以缩地成寸之法走了成千上万里,不动声色的赶至此行的目的地,一处落魄原中对应大海之上的所在。

阳世与阳间在空间的距离上几乎重合,只是维度不同,处在不一样的层次,因此也可以视作表里世界的对应关系。

当中绝大部分地方阴阳相隔,几乎无法贯通,但偶有地脉贯穿之所,灵气泉眼穿梭虚空,同时影响着阴阳两界。

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接地气。

更有空间结构上也直接相连,出现重合现象的特殊之所,譬如元洲幽魂宗所在的万灵山。

在那里,即便是生人肉身都能直通黄泉,无需横渡无边的混沌虚空。

这处落魄原上的无名荒山虽然远远不比万灵山深入阴间,但也算是颇接地气的存在,怀疑阳世同一空间的位置上,存在着至少中品以上的灵峰福地,只是其埋藏深海,始终不为人知。

相较之下,阴世的这边是个荒原上的小山,往来出入容易得多,久而久之,便成为了鬼类聚集的所在。

阴神亦有灵智,虽然存在着不少鬼类恶堕入魔,渐趋混乱的现象,但呼啸聚引,群鬼齐至,在本能的驱使下,还是依照着生前记忆幻化梦中世界一般的城郭,房舍,进行着买卖交易,各种营生,俨然与生前无异。

因而左忠良等人所见,便是一个占地面积堪比郡府的大城,鬼王居所在峰上依山而建,如同两栋摩天大楼俯瞰群鬼,下方是杂乱无章的各类建筑横七竖八胡乱拼凑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幽冥鬼城。

“竟然都已经发展到了这般的地步!”

左忠良等人见状,尽皆肃然。

人有人路,鬼有鬼途,作为众生意志的残余,鬼类原本不需吃喝拉撒,衣食住行,但因贪嗔痴怨不灭,执念残留,往往在死后仍然保留往昔的习性,这也就导致了事死如生等民俗的由来。

众生畏惧死亡,因而想象阴世冥土之下也存在着一个广泛的鬼灵世界,拥有权位,财富者,更是不惜在生前投入大量民力物力为自己营造陵寝宫殿,收集各种奇珍异宝作为陪葬。

更有甚者,宰杀牺牲以为陪衬,要在死后继续享受娇妻美妾,奴仆下人的服侍。

阴世间原本是没有鬼的,当修士开辟鬼仙之道,成就黄泉,就有了鬼。

而后演绎出鬼修之途,造就鬼村,鬼市,鬼城,秩序井然,慢慢演绎成为庞大的阴曹地府体系。

这与天庭的道天地人之格局有着微妙的相似,甚至就像是镜中倒影,阴阳逆反。

鬼城城主,或可视作神道城隍之流,而镇守各方的鬼将,厉鬼,或为山神土地之流。

如此规模的鬼类城池,必然是庞大执念汇聚才能形成,再发展下去,都能比拟神国法域了。

“如此存在,势必影响阳世,绝不可留!”

左忠良肃然说道。

部将道:“是啊,正因事死如生,所以不畏死亡,然后失去对道德良知的敬重!上苍有好生之德,泽被万物,生发成长,都是积极的一面,而冥道却以死亡为归宿,草菅人命,无恶不作!”

“此前我等还困惑过为何那些魔道崽子能够做到违逆生灵天性,常奋不顾死,亦不敬重他人性命,动辄搞屠杀,血祭……原是因为有着如此的后路!

只是既有阴世冥土一说,同样存在弱肉强食,那生前受欺凌压迫的,死后仍然不得安生,沦落鬼卒,鬼奴之流,甚至堕入无间炼狱,一直受压榨折磨……”

在他们法眼照映之下,眼前呈现异常繁荣的景象显现出了光怪陆离之中的真相。

天空中飘摇的火光,看似高高悬挂,照亮城郭的灯笼,其实是一个又一个受到折磨的魂灵。

他们是鬼类之中最下品的存在,甚至都称不上鬼,而是生灵的残存魂灵。

因为阴世冥土拥有着保留残魂的奇特属性,尘世间蝼蚁死亡之后,要下到这里为鬼修所用,被捉去熬炼灯油,压榨血煞,生产怨气……

有些就被作为鬼火的形态封藏在人皮灯笼之中,仅仅只是照明的工具。

也有大街小巷中,各种类似蜈蚣,蚰蜒,蛇虫鼠蚁的怪物爬行,那是世间众生扭曲恶堕,变化而成的邪魔。

有些怪物生长人面者,原本的神魂本质是人,但常年受此间怨气阴煞影响,已然丑陋扭曲,青面獠牙,失却本来面貌。

再就是那些尚未来得及堕落的新鬼,神魂之中残留一丝清明,依旧保持着较为周正的人形,是鬼类之中的平民。

他们各凭因缘显化市民,商贩,农夫,工匠,绅士种种不同形态,地位也似随此而定。

但这绝非常人所能认同的长存形态,左忠良等人在此看到的只有永劫无间的轮回,种种苦难无修无止。

譬如一乞丐,疑似生前受苦受难,冻毙于城中,死后仍然显现满身冻疮,脓血横流的恶心形态,巍巍颤颤的沿街乞讨,但却无人同情,动辄就被踢倒,殴打,折磨得遍体鳞伤。

甚至有一屠夫模样的恶鬼顺手将其手臂扯了下来,放在口中咀嚼,然后嫌弃的吐出,扬长而去。

乞丐也不知反抗,依旧如同傀儡,浑浑噩噩的演绎本职。

无形力量随着这些贪嗔痴怨所化的煞气积累,令得他愈发蒙头垢面,身上伤口和脓疮也愈发的恶心和恐怖。

这哪里是什么死后长存,分明就是无休止的折磨。

又有鬼妓沿街而站,一个个如同纸扎假人带着诡异妆容,对过往的鬼民卖力献媚。

只是除却色中饿鬼,大部分鬼民都在依循着与本质或者执念相关的规律而动,甚少受其吸引。

招揽不到恩客,老鸨变愈发暴怒,忽的化身如同猛虎的半人兽怪物,一把将业绩最差的一名鬼妓扑倒在地,疯狂啃咬。

血肉横飞之中,那鬼妓四肢百骸都被啃食,仅余人头,依旧带着血泪对过往鬼灵卖力示笑。

这种损害对鬼类而言并非致命,假以时日就会慢慢复原,但当中掺入更多阴间煞气,生前本性就会更进一步丧失。

久而久之,必将堕落得面目全非,永世不得超生。

“万恶阴间,把人变成鬼……”

左忠良等人看得遍体发寒,但因任务之故,也无法解救这些普通鬼类,只能是目不斜视,假装过路鬼匆匆而过。

绝大多数鬼类都是浑浑噩噩的,看似生气蓬勃的市井景象,不过是人间投影的凡尘一梦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